最终金价是在1500还是1900美元/盎司都没关系

  近期一些国际投行与机构等纷纷上调今年的黄金价格预期,虽然当前一些国际机构对黄金多空还有所分歧,但是看多的机构所提供的因子分析显然更具说服力。

  瑞银预计今年现货黄金将达到1600美元/盎司;贵金属精炼公司MKS PAMP Group在1月15日的报告中指出,看好2020年黄金、白银钯金的表现,预计2020年金价将升至每盎司1780美元,均价为每盎司1636美元;BMG集团主席Nick Barisheff则表示,对2020年的黄金市场,最终金价是在1500还是1900美元/盎司都没关系,未来金价会大幅走高。

  据英国金融时报15日报道,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联席首席投资官之一詹森表示,由于全球央行允许通胀走高、加之不确定因素增加,他预测金价将上看2000美元/盎司,从而创下历史新高纪录。

  目前国际市场对影响2020年黄金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全球经济增速减缓、美联储高速扩表、美国大选、不确定贸易、美欧等股市与债市泡沫、通胀预期、美元贬值、去美元化、多国央行增持以及地缘冲突等。

  当前各种看多黄金的分析基本上都在以上一些不同分类项下做了不同的例举,但是诸多分析大多都殊路同归,所以我把黄金的上涨逻辑做一个连线,逻辑清晰了,投资黄金的思路与策略也就更明澈了。

  西方当前主要依靠债务经济来解决自身的经济矛盾。由于高福利、老龄化、低增长、实体经济空心化、过度消费、国际竞争力下滑等诸多因素影响,西方的债务增长明显快于经济增长,这就导致个人、企业、政府与国家债务水平整体走高,由于累积的历史债务具有不可偿还性,所以西方只有大力推行债务经济。

  高负债具有不可持续性,西方国家为了稳定国内经济就只有向债务经济不断纾困,这就形成了西方发达国家长期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局面,就是通常说的QE,而QE政策必然导致低利率与超低利率现象,并通过长期印钞不断向市场释放流动性,这样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就会不断走高。

  利率超低会刺激信贷规模,必然加速社会整体负债上涨,因此当前全球总债务水平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而超低利率与负利率会打压银行存款、国债、货币基金等无风险资产收益率,资本为了追求高收益就会涌入风险资产,这样全球就出现了历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金融化现象,而高度金融化同时也是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转移债务危机的主要方式。

  高度金融化会催化高度投机,不仅会抑制资本流向实体经济,还会鼓励资产泡沫,因此当前美欧以及一些新兴国家的股市与债市都出现了一些明确的泡沫化特征,归根结底这是由全球货币泡沫所造成的,这是全球货币增量的必然反映。

  全球货币的长期超发,导致货币烂溢,这是主权信用的贬值,这一贬值过程最终会反应到国际货币体系的动荡之上,因此从上述的一系列严密经济逻辑中,可以清晰看到未来全球资产泡沫与货币体系的高危特征。

  鉴于全球负债经济具有不可持续性的根本特点,所以这一经济模式的归宿必然是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因此随着全球债务与股市等资产泡沫的形成,黄金等贵金属就具有了不可替代的风险对冲功能。

  与其它大宗商品相比,黄金是更有效的多元化工具,黄金在投资过程中由于它的稳健性、储藏性、货币性、增值保值等突出特点,在各类资产中自然会脱颖而出,尤其当股市等权益资产出现泡沫现象时,黄金等贵金属相比其他资产的投资优势会更加突出,这也是当前国际市场看多黄金的主要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