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导致了留学安全教育培训很难在短时间内规模

  寒假来临,出国游学/留学再次迎来高峰。随着近年来留学人数逐年上涨,令人深省的安全危机不断发生,引发社会关注与讨论。相关专家指出,留学生的人身安全、心理安全和政策安全是最为突出的问题,依托法治思维进校园的教育理念,建立留学安全教育与法治教育多方合作平台迫在眉睫。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学校作为学生受教育的主阵地,已开始通过校本课程、主题培训等形式开展了留学安全教育。同时,记者还留意到,留学安全教育的培训市场已经兴起,却又未成气候,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从业者又有怎样的要求、又将面临何种挑战呢?

  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18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66.21万人,与2017年的统计数据相比较,再度增加了5.37万人。同时,留学越发呈现低龄化、平民化和常态化的特点。有数据显示,以中国赴美留学生为例,2006年,攻读本科学位学生占比14.87%,攻读研究生的比例为76.09%;至2015年,赴美攻读本科学位学生比例为41.28%,攻读研究生比例为37.51%。同时,中小学生留学数量从2006年的1000人左右上升到2016年的3.3万人,呈现出指数级增长。且随着赴海外留学人群的家庭收入和社会经济背景多元化,越来越多中产阶级的子女寻求赴海外留学。

  然而,庞大的数据背后却是一件件发人深思的安全事件。“留学生包括其家长更多关注的都是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需要刷到多少分,而忽略了‘安全教育’的重要性。”教育部职业学院教育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郭春燕说。如今,每4名留学生中就有1名来自中国,但令人忧虑的是,中国留学生在出国前,对海外社会的了解,大多是建立在零碎的、二手信息之上的片面认识。很多时候,他们对自己身处的环境并没有正确判断。

  在加拿大读大三的学生王淼(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遇到过深夜从自习室回家遇到醉汉、在餐饮店被抢包以及诈骗电话等事情,到底如何应对其实并不了解,潜在危险就藏匿于身边。

  原中国驻美国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岑建君谈到,中国留学生在国外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面对陌生的文化环境,如何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完成学业,应该成为留学生反复思量的主要问题。相对而言,学习国外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固然重要,但凡事安全大于天,了解安全常识和拥有自救能力是需要一生学习的内容,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只有平安留学,才能成功留学。

  留学安全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北京王府学校总校长、法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广发表示,我国正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在国际组织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关注留学安全教育要将教育的法治思维、治理现代化思维、留学的安全思维纳入到国家教育的战略格局中。

  据了解,日前,北京王府学校启动了留学安全基地建设,通过平安留学课程建设、教材研发、打造国际学校安全文化环境标准。同时,《留学系列教材:平安留学》正式发布。该教材由理论篇和实操篇组成,是我国关于平安留学比较完善、系统的教材,针对留学生海外学习生活身心健康安全的需求,通过案例导入、探究学习等方式,提升学生在海外留学的安全意识和安全技能。

  事实上,留学安全教育不应只在出国前做突击,而应是一项长期工程,学校逐渐成为留学安全教育的主体。北京八十中国际部学生发展中心主任王晓静表示,学校以往只关注在留学前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其实该从军训阶段逐渐渗透,以长时段课程方式,养成学生的安全意识和习惯。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安全教育该贯彻留学全学段,在学生出去后持续跟踪、挖掘学生需求和碰到的问题,利用大数据采集分析,不断更新学校的安全教育内容。在留学安全教育教材内容上,除关注人身安全、心理安全、国家政治安全等内容的同时,更该强调学术安全。优质的留学安全教育课程应该具备全面性、系统性、专业性、实操性、公益性、更新性、普及性和可持续性。

  同时,业内也有观点认为,目前我国国际教育界还没有形成系统化、体系化的国际安全教育课程,大家都在摸石头过河。北京王府学校率先将平安留学融入到学校课程体系内,起到了牵头示范作用。

  除了学校该成为留学安全教育的主要参与者,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也有不少留学机构开始涉猎安全教育培训内容。新东方前途出国跨境服务中心总监左玮表示,在提供留学服务的同时,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留学生因文化差异造成的心理问题突显,在学生出去后,除了不懂国外法律,甚至对自己国家的法律都不知晓。所以我们成立的跨境服务中心关注在跨境场景内,为留学生和家庭提供包括申请服务、学业规划、安全教育、金融投资等全方位的产品,同时格外关注市场上的留学安全教育产品。

  不只留学机构开始重视安全教育内容,专注于留学安全教育培训的机构也应运而生。国际安全教育专家、时分安全创始人王学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留学安全教育培训市场目前还很小众,但它是很重的服务。因为对从业者的要求极高,既要熟识海外多国家的文化风俗,又要懂安全教育的知识,还要有面对危机的实战处理经验,把三者有机结合形成教育教学体系,并能让学习者接受,这导致了留学安全教育培训很难在短时间内规模化扩张。

  “留学安全教育的特性决定了它目前只能做to B市场,与学校结合打造校本课程体系,出版教材,或者将军训和短期的研学活动穿插进安全教育主题,这都会使学校形成安全文化的氛围,而且学生在长时段的熏陶中,也将养成良好的安全意识和行为习惯。”王学军分享道。其次,在出国前与留学机构等合作的短期培训也是常见形式。“安全教育的线上化可作为未来探索C端业务的切入点,比如在初期录制系列的视频课程,有利于学习者的移动化、碎片化学习和品牌的建立。”王学军补充道。

  针对行业发展的痛点,王学军坦言,最大的问题还是对留学安全教育包括全民安全教育重要性的认识不足。绝大部分家长为孩子出国报名学科辅导班,却鲜少有人会为孩子考虑如果出国后面对踩踏、爆炸、地震甚至恐袭时该如何应对。其次就是师资供给问题,从业门槛高决定了师资数量少、难培养,且行业缺乏标准。“不过,我依然看好包括留学安全教育在内的整个国际安全培训市场,这是每一位公民参与国际事务的重要保障和必备的基本素养,也是未来国际化人才培养的重要标准。”王学军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