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选择收购二、三线城市千万级培训机构

  这宗给培生带来8000万美元(约合5.35亿元)收入的交易将再一次改变环球雅思的命运。并且这一次,环球雅思的改革将由沙云龙亲自挂帅。

  据外媒披露,2016财年,环球雅思营收7800万英镑(约合6.3亿元),调整后的运营亏损为400万英镑(约合3442万元)。

  在动作频频的北京新东方系创业公司朴新和上海SAT培训翘楚三立二者之间,培生选择了前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不久前,朴新刚完成对啄木鸟留学的收购,啄木鸟留学今年营收规模在3亿元左右。

  也就是在这短短半年时间内,朴新留学业务的规模已经逼近10亿元。而就在2016年,朴新教育留学板块的规模在亿元上下。

  在环球雅思、啄木鸟留学这两次大型并购之前,朴新留学先后收购了一系列几百万至千万元营收的品牌,包括厚朴教育、美通教育、贵格教育、YESSAT、深圳戴维斯等,以及一些名师工作室。

  直到啄木鸟留学,环球雅思陆续收入囊中,朴新的留学版图才变得让人猛然一惊。

  以2015年收购的太原福布斯为例,福布斯的业务纵贯小学、初中、高中,小学是营收主体,占三分之二的营收。高中业务的教师团队主要是兼职老师,收购时高中业务的营收约500万元上下。朴新接盘后,砍掉了原有的高中业务,并且迅速在初中入口年级做低价班导流:第一年生源做了800多人,第二年做了2300多人,第三年做了6000多人。

  朴新在评价收购标的的过程中,有个非常重要的参考指标,即该公司的运营水平是否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据相关人士透露,啄木鸟留学虽然规模不小,但是内部的管理问题却很多,尤其是销售和市场,可以优化的空间很大。至于环球雅思更不必多说,在培生体系下经历了多次管理层更迭后,目前内部非常动荡、离职率极高。

  早在和培生的交易公布之前,朴新从7月份开始就频繁和环球雅思各地校长接触,在培生交易公布后,迅速敲定了沙云龙等朴新核心高层和环球雅思高层集体面谈的时间。

  而另一方面,据知情人透露,朴新留学负责人张洪伟已经开始初步梳理啄木鸟留学的业务,已有三位分公司总经理被撤。

  “不是新东方出来的人在朴新很难待下去,朴新的新东方文化太重了,外来系进去,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特别强。”一位曾和朴新接触过的管理层这样说道。

  事实上,朴新的打法并不难琢磨:安博模式+新东方式运营。重度投后管理,是朴新和安博最根本的差异。

  朴新在啄木鸟留学和环球雅思之前,都选择收购二、三线城市千万级培训机构。多用现金交易,交易结束后,创始团队系数离职。再由新东方前高管用新东方的管理思路重新做运营。相当于朴新用现金流收购了地方品牌的既有生源、师资。而朴新每次出手,其出价都不高。交易结束后,依旧保持原有品牌,尚未开始大范围整合。

  近两年,新东方、好未来在各地方市场以绝对优势不断渗透,不少地方培训品牌举步维艰。这个大背景,给朴新提供了足够合适的并购标的。

  与新东方“先留学,后K12”的业务发展顺序正好相反。朴新是“先K12,后留学”,虽然这个顺序未必就是沙云龙的初衷。

  在大量拼盘的同时,朴新也开始了重要的第二步,构建标准化运营。比如起用从巨人教育离职的王书宁团队负责K12的教学研发、产品输出。

  疯狂并购、拼盘上市,朴新的路子确实大胆又冒险。这两家大型品牌在此时入手,更像是朴新在冲刺前的奋力一搏。

  只是不知最后,朴新这家独特的公司最终能否走完这富贵险中求的道路,真的创造一个用四年时间拼出一家教育上市公司的传奇?(多知网 邱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