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行为令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感到非常

  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近日,科技部下发通知,要求各有关攻关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勇挑重担、敢于担当,把研究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项攻关任务上来,把论文写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

  要求科技人员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树立大局观念,增强社会责任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发挥集智攻关、团结协作的优良传统,加强有关实验数据、临床病例、流行病学统计等数据、成果的开放共享,共同做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科技应对工作。

  通知要求科研单位把研究成果应用到疫情防疫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科技部官网并没有透露上述通知的详细内容。据界面新闻报道,该通知目前已经下发到有关机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国内科研机构相继以论文形式发布多项研究成果,不过此现象也引发争议。此次疫情发生后,中国科学界内部,不少“跟风”“蹭热点”式的论文扎堆出现。比如在病毒基因序列公布之后,数篇论文就迅速发表出来。它们的共同点是利用病毒序列进行了简单的生物信息学分析,就做出了各种大胆的“猜测”,单就学术发表而言并无不妥,但很明显缺乏严格的数据支持。

  此前,两所高校因抢发疫情论文,引发争议!事情缘由是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面对武汉新型肺炎病毒展开研究,并迅速分析了武汉新型病毒的基因数据。为了更好地帮助全球控制病毒疫情,他们团队把破解出来的信息进行了共享。然而,南开大学高山教授团队却在没有和张永振教授团队沟通的情况下,提前利用复旦大学在ncbi上共享的数据抢先发表科研论文。

  这样的行为令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感到非常的愤怒,置信南开大学,要求高山教授团队撤稿,并且通知了南开大学王磊校长,然而南开大学高山团队却以“数据是你们自己公开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使用?我们用的是ncbi的公开数据!你也是为公立大学服务的,受到国家科研资金资助,数据不是你们个人的,应该是属于国家的“。

  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武汉新型肺炎的时候,首先发表一篇科研论文绝对是件吸睛的事情,不仅可以增加新闻的曝光度,而且抢先发布实验数据信息,未来文章的原始引用率也会非常高。因此南开大学高山团队的行为被科研圈解读为想要出风头,毕竟生物信息学论文根本不需要做任何的实验,只需要进行实验数据分析就可以出论文,这也是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非常不爽的关键点,复旦大学辛苦做了大量的实验工作,辛苦破解了武汉新型肺炎病毒的基因信息,为了国际协同控制病毒公开未发表的研究成果,却没想到南开大学高山团队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提前抢先发文章,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讲:“南开大学就这么缺文章吗?”其实南开大学高山教授团队这种抢发论文的情况,也是很多海外实验室不想和中国科研团队合作的原因之一!

  其实此次疫情学术论文风波,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引发的争议,就是中国跟风派投机学者们在国际学术界中的缩影!

  当然,也有及时公布分享的,比如新型肺炎冠状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图。1月26日及时公布了由上海科技大学饶子和/杨海涛课题组测定的2019-nCoV冠状病毒3CL水解酶(Mpro)的高分率晶体结构,以便有更多的科技工作者、特别是药物研发的科技人员使用,晶体结构的坐标可到PDB蛋白质结构数据库(Protein Data Bank, PDB)下载(PDB ID: 6LU7)。

  2020年1月24日,王辰院士、高福院士等人联名在柳叶刀杂志(The Lancet)在线发表题为「A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of global health concern」的评论文章,系统总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进展情况,同时指出将来临床和基础科学研究的方向。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公众号。参考科技部网站、界面新闻、科学网等资料。其他来自网络和百家号高校网大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