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土著的资料已经解码了

  “元首给出了重要指示,那就是前往瑞科拉山,当地土著的资料已经解码了,资料显示瑞科拉山极有可能是一座高等文明的建筑物,元首要求我们好好去探查一番,如果是了,便解码其科技并回收其高等文明遗留的科技。”刘进如是说道。

  “我当然不会犯萨拉-西格那样的错误…”颜宁教授首先表明立场而后又道“只是他们毕竟长相太像人类了,我们漂泊在这茫茫宇宙,见到如此熟悉的面孔免不了一些情感上带来的亲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如果能以和平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会更好一点,这宇宙确实冰冷,但我们人类未必不能坚守自己的特色,而且我们终将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

  说到这里的时候,颜宁教授灵光一现,顿时补充道“而且元首,我能从基因层面上解决人类与瑞科拉人之间的生殖隔离障碍,据我所知,当下我们的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青年男子有两百多万将会面临无配偶的尴尬境地,或许我们可以引进瑞科拉的女性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对元首您要将他们的共感网络天赋汲取在人类身上有着巨大的助益,也符合基因创生工程。”

  黎川知道她是希望人类与当地人避免爆发冲突,甚至在努力的争取两个族群之间的和平共处,的确是因为恻隐之心,尽管他们的科技水平落后,智慧开化了而有处在蒙昧的状态,但他们的共感网络天赋却是相当惊艳的一项生物进化的结晶。

  黎川没法儿强行变出几百万个女朋友给那些单身人士婚配,男多女少的这个问题几乎是无解,而且这事情还不是小事,现在还好,但久而久之则可能会造成生理上的压抑,简单来说就是缺爱太久了,心里和生理上都会出毛病,这批人很可能会在将来成为社会犯罪的集中人群。

  这是黎川赋予整个文明的最高意志,这不仅仅是因为故乡情节,还有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才会消灭流亡心理的积淀,否则将来又遇到同样的境遇,则可能第一时间又会想着逃亡流浪,一而再,再而三,久而久之整个文明将被烙印着懦弱的基因。

  听到这么一句话,颜宁教授心中一喜,意识到黎川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也是默认了自己提出的建议,顿时微笑道“元首,我是科学家而非政治家,这种问题应该不是我所能考虑的,您从我这里只能得到馊主意,您确定要我出主意吗?”

  黎川刚刚脑子一动就立马想到了一个有效的解决之策,那就时直接把那座高等文明留下的建筑说成是自己的,来回收他们不就完事了,以这样的方式来暗示当地人,加上人类现在的一些他们所无法理解的科技,当地人必然深信不疑。